寒秋水月

[翻译]新装版《银河英雄传说II 野望篇》卷末特别企划:田中芳树访谈II

えげつねえな:

本访谈邀请《银河英雄传说》之父田中芳树先生一边回忆当初写作时的情景,一边介绍其创作过程。因为面向的是由本次新装版初次阅读《银河英雄传说》的新读者,故包含了老读者早已熟知的内容,还望谅解。


 


■创作角色的时候……


 


——让我们继续上一回关于角色塑造法的问题。您说塑造莱因哈特与吉尔菲艾斯时脑中浮现的是棒球的投手和捕手,那么相对地,杨又是以怎样的感觉创作的呢?


杨的话,感觉就像是对方球队里的选手。我构思角色时,是先有莱因哈特,而有着莱因哈特身上所没有的东西的,便是杨了。很抱歉又以棒球来作比喻,就像一个素质极高的王牌投手,在临近全胜之际,以玩上一球的心态放松着扔出去的球,竟倏地被打中了。这种情况下,这个担当击球手的角色就非常重要了。这个人若是第四棒就太无趣了,最好是无论领队还是教练都没期待过他能打中的那种后几棒的选手,杨就是这种感觉吧。


 


——原来如此。杨的名字也让人印象深刻呢。


回头想来的话,因为帝国方的人名一律都是德国风,就想起个不同的……既然同盟是由反帝国阵线的人组成的国家,我就觉得起个能从中窥见多民族复合性文化的名字比较好。当然,这个时代应该早就混血得很厉害了,名字的意义也没有那么大。经常有人问我杨名字的由来,我只能回答“自然而然就想出来了”。


 


——莱因哈特这个名字,据说在德国是很古风的名字,曾有土生土长的德国朋友跟我们说,这个名字用在太空歌剧主人公身上感觉不太对头。


啊啊,这真的很抱歉呢(笑)。因为很多名字都是从欧洲历史中登场的“古人”那里借鉴来的,造成这样的印象也是没有办法呢。


 


——以这种方法,结果却创造出六百多个角色呢。


我原来写了如此之多吗(笑)。


 


——如此多的角色,您是如何进行整理的呢


上心的时候会做点笔记什么的,大部分只是靠脑子记。在写《银河英雄传说》的时候,因为要经常翻人名词典来给角色取名,作为备忘会做笔记,仅此而已。


 


——各种角色都有其名台词,这也是《银河英雄传说》的魅力之一呢。


非常感谢。其实我就是脑子里会很自然地设想,若是这样一个角色,大概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有人这么说他,他又会这样回嘴,诸如此类。小时候电视上经常放美国电视剧,里头有很多帅气的台词,或许也是受到这个的影响。当时的翻译人员之工作可是非常厉害的。


 


——在您创造出的众多角色中,有过觉得不好写的角色吗?


对我来说“深闺储秀”这种角色就很难写。写《银河英雄传说》的时候,有女性读者给我寄读者信,说“银河帝国也有公主吧,会不会写莱因哈特与她坠入爱河之类的剧情呢”,然而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呢”(笑)。


 


——在您的其他作品里,似乎也很少写纯粹的恋爱关系。


比起恋爱,我还是写战友爱啊同志爱之类的多点。《银河英雄传说》里吉尔菲艾斯对安妮罗杰抱有的感情,我也觉得与其说是恋爱之情,不如说是忠诚心更为恰当。


 


——然而也有米达麦亚夫妇啊卡介伦夫妇这样的对夫妻情的描写呢。


然而可怜的是,并没有写出他们人生中最好的时期呢(笑)。


 


——在《野望篇》中也有杰西卡与希尔德这样令人深刻的女性角色登场,而且她们并不是作为谁的恋爱对象所登场的。


希尔德呢,这要扯到后面的剧情了,她是有“如果我不跟在莱因哈特身边的话……”的想法的。这种情况在我笔下还真挺少见的。远看莱因哈特是个很厉害的天才,所以她说服了自己的父亲加入他的阵营,但靠近来看,这个人竟意外神经纤细敏感呢。


 


——对于这个问题,希尔德与安妮罗杰的认识是一致的吧。


是的,在后面的第四卷中,有希尔德与安妮罗杰在山庄中互相交谈的场景。连城三纪彦先生曾对我说这是他非常喜欢的场面。我认为在那时候的两人之间,产生了对于莱因哈特的共通的认识。


 


——希尔德开始意识到自己对莱因哈特之心意,果然是在吉尔菲艾斯死之后,这样说没错吧。


是这样的。在那之前,她都是以玛林道夫家为第一优先考虑的吧。


 


——还有一个人,就是杰西卡。她与杨的关系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与杰西卡发展为情侣的是拉普,这是确凿无疑的。我觉得杰西卡是知道杨对自己抱有好感的,但可能是觉得他们是好朋友,也可能是认为杨并不需要自己吧。


 


——这里头还真是非常复杂啊。比如拉普到底知不知道杨对杰西卡抱有好感之类的。


因为我写不来三角关系啊(笑)。这就只能留给读者去想象了。


 


——也就是说连作者本人都不明白吗?


是啊,杨与杰西卡与拉普互相究竟是怎么想的,我自己也闹不明白。我常说“作家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写得来三角关系的,一种是写不来的”,我自己毫无疑问是后者。


 


■终于进入《野望篇》的话题了


 


——从《黎明篇》问世到《野望篇》出版,时隔有一年吧。


当时出版社还是给了我充足的写稿时间的。第三卷之后变成一年两本,再后来就变成还要同时写外传了。


 


——摆在今日来看,这个写作速度太不可置信了。


可不是么。如今想来,真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而且我那会儿还同时做着其他出版社的工作。


 


——那现在努力一下的话是不是也能……?


不可能了不可能了(笑)。我觉得能那样奋笔疾书的时期,一辈子大概也只有一回了吧。现在已经不行了。更何况埋头于写写写,便没有精力再去充电了,就像是把已经塞得满满的抽屉全部拉开了一样,至少对SF系是这样。所以《银河英雄传说》完稿后,我说自己再也写不动太空歌剧了,但出版社认为与其贸然涉水什么新门类失败,而搞得颜面扫地,还是叫我盯着有固定读者群的太空歌剧去写。


 


——某种意义上,出版社这也是舐犊之情吧。


是啊,但小孩哪会听父母的话(笑)。所以我就开始写《亚尔斯兰战记》啊《创龙传》之类的了。那个时期真的是脑子里灵感一个接一个地冒,唯一不够的只有时间。


 


——做个无意义的假设吧,如果当时德间书店不那么强行叫您写太空歌剧的话会如何呢?


这个嘛……大概《亚尔斯兰战记》和《创龙传》都会在德间出版吧。毕竟要和一大堆出版社打交道,我也嫌麻烦的。


——田中老师本质上是怕麻烦的人啊。


 


 


■关于忠诚


 


——《野望篇》描绘了人们各种各样的忠诚心。吉尔菲艾斯是对莱因哈特和安妮罗杰中的哪一个宣誓效忠的呢?我很好奇他不惜性命也要贯彻的忠诚到底是献给谁的。


我认为对吉尔菲艾斯来说,恐怕他只是忠于那个宣誓了效忠的自己。


 


——对自己效忠?


安妮罗杰对他说“我弟弟就拜托你了”也好,莱因哈特说“和我一起来吧”也罢,吉尔菲艾斯回答了“是”,此后就一直在贯彻做出这一决定的自我意志。


 


——对很多人来说,就算做出了什么承诺,一旦实行起来,则可能感到力不从心之类的。


所以,有些人会更改承诺,有些人不会。我想吉尔菲艾斯就是后者吧。


 


——我感觉在《银河英雄传说》里登场的人物很多都是这种人啊。


没准真是这样。


 


——那么,莱因哈特又是把他行为动机的重心放在哪里的呢?


在夺回安妮罗杰之前,他的行为动机是“从皇帝那里夺回姐姐”吧。在那以后,有点难表述,大概就是开始自转了吧。所以存在一个让他无法称心如意的杨对他而言是一种解救吧


 


——在此之后有杨和莱因哈特会谈的戏份,那个时候杨谢绝了莱因哈特的邀请,如果那时他决定加入莱因哈特的阵营……


恐怕会非常失望呢。


 


——莱因哈特好像也没有过度期待过部下对自己的忠诚心?


此时的莱因哈特只看重他们身为部下的工作能力吧。只要他们不负所望,那他就满足了。莱因哈特是多个英雄所融合而成的角色,他原型之一的拿破仑是个更为极端的只看重部下的工作能力的人。


 


——莱因哈特要求部下有怎样程度的忠心呢?


莱因哈特与他人的人际关系,以和吉尔菲艾斯的联系为出发点,他在此种关联中长大成人,基本没怎么考虑过有关社交的问题。我觉得至少在失去吉尔菲艾斯前是这样的。


 


——果然吉尔菲艾斯非常重要啊,他的定位,就是不管莱因哈特做什么都会予以原谅的那个人吧?


直到最后出现破绽之前都是这样。


 


——安妮罗杰却总让这样的吉尔菲艾斯训导莱因哈特?


这真是强人所难呢(笑)。到此为止训导莱因哈特的人就只有安妮罗杰,她却期望吉尔菲艾斯也能扮演好这个角色。


 


——吉尔菲艾斯既是莱因哈特的挚友,也是他的监护人……


怎么说好呢,极端点说,是莱因哈特的“师”,或者说是引导者吧?


 


——所以莱因哈特在对足以称为“师”的角色撒娇,该这么说吗?


“威斯塔郎特惨剧”那里,莱因哈特期待吉尔菲艾斯能原谅他,吉尔菲艾斯希望莱因哈特能主动道歉。因为只要莱因哈特说“对不起,我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吉尔菲艾斯一定会原谅他吧。


 


——这之前莱因哈特想必也对吉尔菲艾斯说过很多次“对不起””了,为什么偏偏在那个关头没能道歉呢?


这是作者的剧情需要啊(笑)。不是,这时候莱因哈特仿佛像萌生了自我意识——虽然只是暂时的、表层的——似的,感到自己不能只依靠吉尔菲艾斯一个人,于是也开始向他寻求作为部下的忠诚了。


 


——这就酝酿了悲剧。但是吉尔菲艾斯从容地接受了这一变化,这当然也有他性格使然之故,但是否也有他是平民而莱因哈特是贵族的因素呢,哪怕是下层贵族?


我认为还是有身份的差异感在里面的。最开始相遇的时候,如果莱因哈特没有伸手,吉尔菲艾斯应该是不敢主动说出“我们做朋友吧”的,也许就仅止于感叹一下“隔壁搬来的姐弟真漂亮”了。


 


——外传里有提到,吉尔菲艾斯是在领略了莱因哈特野心的壮大以后,开始在称呼后加上“大人”的敬称的,但这一行为的思想基础终究脱离不开等级体制吧。


确实如此,在漫长的500年间平民被迫被灌输以身份制度的思想,而这500年的壁垒是由莱因哈特那方主动越界的。


 


——听说当年的读者就是在这本《野望篇》的尾声感到“完全不知道这个叫田中芳树的作者会干什么”的。


从那以后就总收到读者来信说“请别杀死谁谁谁啊”,但我一面说着“抱歉哟”一面大刀阔斧地……(笑)


 


——没想到居然第二卷就发生这种事。


如果一开始就被告知要写十卷书的话,我想大约会让他活到第三卷。


 


——那样也只能活三卷吗?


最开始出版社就让我写一卷试水,出版后反响意外地好,居然还获得了人生第一次再版,就被告知可以接着写了哦。但同时下达的条件就是必须在第二卷杀死吉尔菲艾斯,以及在完结之前要让地球出场。我那时的构想是全五到六卷。但是没多久他们又告诉我,总共写十本也可以哦。我就想,早知如此还不如让吉尔菲艾斯多活一会儿呢。


 


——真可惜。


如果活到第三卷的话,杨与吉尔菲艾斯之间的对阵,也是可以写的嘛。


 


——这、这样的话真是相当可惜啊。


是的,相当可惜(笑)。


 


——吉尔菲艾斯有现实中的原型吗?


我是精心从中世到近世的欧洲史中挑选出合适的素材进行结合的。虽然讲不出单一的原型,但确实可以拆分为若干现实中存在过的人物。


 


——吉尔菲艾斯真是个好名字啊。那个谁不是说了么,很有诗意。


这个名字取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德国某武装帆船的轮机长。顺带一提,这艘船的名字叫做“海鹫”号。


 


——那么,提到忠诚心,就不能不涉及《野望篇》里另一位重要人物安森巴哈,他的忠诚对象又是什么呢?


他的主家布朗胥百克家拥有着悠久历史和传统,我认为可以说他是在对那份历史和传统效忠。虽然布朗胥百克公爵是家长,但他的忠诚并不献给公爵个人。


 


——布朗胥百克公爵本人号称是对帝国尽忠,但好像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


到了他们的那个阶层,帝国的政治体制与自己的家族利益早就一体化了。在日本的江户时代,为了守护主家而将眼下这个无能的家主软禁起来之类的事也不稀奇,对他们来说既是守护主家的名誉,也是守护自己的立场。


 


——安森巴哈似乎是以冷眼旁观着他所处的时代。


他感到高登巴姆王朝气数已尽,自己的主家也终将倾覆,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有了生存的意义。他在这方面就是这样一根筋。虽然他侍奉的主君确实不是善茬,但如果时代没有生变,他也就是无风无浪地度过一生吧。


 


——银河帝国的构造是以皇帝为顶点,下面是贵族阶级,再下面是平民……平民之中对这样的社会心怀不满的人不多吗?


是啊,因为他们生下来就身处这样的社会,如果不质疑这一点而埋头在社会中过活,并不会对各色阶级差别产生什么不满,他们会和相同阶级的人结婚生子,过着符合自己身份的小日子。


 


——书里也写到吉尔菲艾斯的父亲“栽种一种兰花,餐后有黑啤酒,只是这样就很开心了”,果然就是这种感觉呢。


确实如此。因此头脑聪明的皇帝也会时常采取削减民众不满情绪的措施,比如将贪官头目绳之以法。当然论刑以后,他们的财产全部都收入皇帝自己囊中了。该说是停滞性的安定呢,还是安定的停滞呢,这样的社会构造一旦形成,有时也会意外地长期存续呢。


 


——也并没有什么不满啊,这样不就很好吗,人们会有这种想法。


变革这东西,虽然叫做变革,但要是变得比现在还糟糕了可怎么办呢,人们也会有这种想法吧。


 


——这样考虑起来,下定决心要彻底颠覆帝国的莱因哈特还真是异类的存在呢。


像他那么特异的男人很少见了。如果家中有人成为皇帝的宠妃,大多数人会感到高兴才对吧。因为如果好好表现的话,自己家也能占尽好处。更有甚者,如果出自自家的宠妃产下继承王位的王子,就更有数不尽的风头。在中国和江户时期的日本,这样的事都是很常见的。


 


——这样特异的莱因哈特会成为高登巴姆王朝的灾星,也是因为他搬到了吉尔菲艾斯家隔壁,两人成为了邻居吧。


因为莱因哈特的父亲有酗酒之类的坏习惯,世代居住的祖宅被夺走,他们就住到了平民的居住区吧,无巧不成书。


 


——那个老爸还真是暴躁啊!


如果他是个模范爸爸的话,这故事就没法开始了呀(笑)。
——确实啊。


 


■同盟则是……


 


——那把视线转到对立面的自由行星同盟身上,他们效忠的对象又是什么呢?


他们啊,那就是反帝国的立场了。从历史因素来看,他们是靠反抗帝国以及帝国式的事物而一路走来的,可以说这就是他们的思想出发点吧。


 


——怪不得。对杨个人宣誓忠诚的,只有尤里安一人对么?


还有菲列特列加吧(笑)。


 


——杨舰队的其他人所抱有的,似乎也不能称之为忠诚心。用一种可能略显奇怪的措辞来说,就像是不能丢下杨不管吧。


是有这种感觉。就像是老子不去帮这家伙的话他该怎么办一样。


 


——(笑)确实跟忠诚心不太一样呢。


“那个家伙一旦我甩手不管就会完蛋,所以绝不会丢下他”,用刚才谈吉尔菲艾斯时的说法,他们始终对持有这一想法的自己保持忠诚。


 


——看来很复杂啊。不过即便对杨说“我对你个人效忠”,他恐怕也不会接受吧。


杨一定会说,不劳牵挂(それは迷惑だ)吧。


 


——话说回来,也感受不到他们向同盟政府奉献忠诚。


然也。杨并不重视所谓的忠诚心,反而是危机当头“丢下我也没关系的啦”这种态度。工资分内之事固然希望大家尽忠职守,但不会谋求更多的,我觉得杨是这样吧。


 


——且不论能否放入自由行星同盟军人的行列里,救国军事会议的军人也是基于他们所特有的那份忠诚心在行动的吧。


这是自然。不如说,正是因为他们的行动原理太易于掌握了,所以才会被利用。


 


——杰西卡的死,对此后杨的行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呢。


我觉得影响在于,直到杰西卡死前,杨在面对她本人或她所从事的反战活动时,时不时会以“我想当的不是军人而是历史学者”的借口去逃避,杰西卡的死把这这个借口截断了,从此他必须正面直视自己的行为了。


 


——何况下手杀死杰西卡的,是与自己身着相同制服的军人。


我觉得杨对于自己本想成为历史学者却无奈地当了军人一事,始终是有些心虚的。如果他是最前线的一介小卒,那情况可能还有所不同,但杨毕竟不是那种身份立场。这么一想,和莱因哈特相比,杨还真是个很麻烦的角色。


 


 


原文出处


「巻末特別企画 田中芳樹インタビューⅡ」田中芳樹2018『銀河英雄伝説Ⅱ 野望編』マッグガーデンp334-354


 


译校| 茄子 RC 镜子 周杞人 


 



评论

热度(405)

  1. hemidemisemi萝卜特Robert 转载了此文字
  2. 荒人邪影えげつねえな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了,官方解说!说的很到位,关于吉尔菲艾斯的自我与忠于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