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秋水月

【莱杨】银河玻璃传说_II.织锦篇(已授权,已完结)by伊谢尔伦13 其一

莱杨の菜场:

1. 变数






弗拉基米尔星的六月,洒在加里布埃尔广场上的晨光远远谈不上燠热,著名的律师、右翼作者中原佑家的衬衫上却是一片触目的汗渍。




“这么多人……天,听众来了几万人啊,佐卫门,不会有帝国卫兵来刺杀我吧。”




“哥哥!你不是准备号召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吗?那就要有用胸口去堵光束子弹的觉悟啊。”




“你错了,第一,我没有号召任何运动,只是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谴责暴力行为; 第二,你应该多读一点书,中原佐卫门,非暴力不合作只有在对付不愿看到流血的统治者时才会有效; 第三,……”




佐卫门和佑家这对孪生兄弟像两个豆荚一样相似,都是东方民族的黑发青年,细细长长,容貌英俊。但两人性格却是大相径庭,奥丁大神把哥哥该有的烈性全分派给了弟弟,以致临阵怯场成了哥哥的家常便饭。




“你没胆子露面,那就让我去念讲演稿算啦!反正没人分得清我俩!台下五万人等着呢,开什么玩笑,四千多名位反抗组织成员从各地赶来,就是为了见一见著名的民间领袖中原佑家,你放鸽子总不能挑这个时候吧!” 佐卫门坚毅的表情,看上去比二十五岁的年龄成熟多了。“你放心啦,我布置了两百名瓦西里队员在广场人群里,层层保护着主席台,只要有人拔出武器都会被干掉的,你就放心的上台吧。”但哥哥支吾着,还是挪不开步子。




中原佐卫门是瓦西里行动队的队长,这个民间摩托车发烧友组织神出鬼没,是很让领主费拉尔侯爵头痛的地下武装力量。弗拉基米尔星球严令禁止民众组党结社,但无法限制不满者以兴趣爱好者来聚集。民间盛传瓦西里队员个个百步穿杨,骁勇无比,连当局的特警部队也奈何不了他们。




这时佐卫门的身后露出一个金发碧眼的小脑袋,叫道:“佑家!你先别上台,芙萝拉要找你说话!”这一声喊得佑家张皇起来,敏捷的几步窜上露天的主席台。广场上随即响起久候的热烈的掌声。




“弗拉基米尔星球的人民们,你们远道而来,是来参加这个已经有1611年历史的广场音乐节的吗?我要说我不是,因为这样的节日,我们才可以聚集在一起,而平时,就是非法集会!就是阴谋叛乱!我们弗拉基米尔星球的人民,担负着银河系里最沉重的税赋,最廉价的工资,最无理的管制,去建设银河系最美丽的星球!我们不满,但诉苦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连我这个分不清小孩哭和猫儿叫春的人,都只能变成音乐爱好者!”




他磁性的嗓音在几万名密集的听众上空飘扬,本来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偌大的广场可以听见白鸽振翅的声音。巍峨的市政大楼和耸入云霄的“光之洲”空中漂浮花园在朝阳中光彩夺目。




“艾尔·亨波勒,我怎么没看到芙罗拉呢?” 佐卫门疑惑地问那个金发的孩子。芙罗拉是加里布埃尔剧院的当家花旦,也是佑家心仪的女神。十五岁的艾尔·亨波勒天使般纯洁的小脸一扬,“她是在附近啊,不过,是在市政大楼的剧场里准备晚上的演出吧。重要的是佑家上台了,不是吗?” 小男孩面对佐卫门的苦笑,作捧心状吟道,“永恒之女性啊,引导我们上台,欧耶!”






伯伦希尔上,奥贝斯坦把弗拉基米尔星球地下刊物的汇编资料默默的递给希尔德。她瞟了一眼,瓜子脸顿时涨得绯红。




最上面的一个案件是一位十三岁少女与几个年轻人晚上聚会后失踪,子夜时分,昏迷的女孩在海中被夜泳的市民救起。聚会的年轻人中有费拉尔侯爵之子塔德·费拉尔子爵。女孩的父亲,一名出身平民的船商欲以性侵犯罪名控告塔德,但塔德·费拉尔子爵坚称她是自溺,指示弗拉基米尔星球的法院不予受理。第二天,船商的女儿就被人以精神病患者的名义强行带走,再也没有音讯。希尔德翻了翻,后面大约十来起类似的案件。




“可怕……这个外表华丽的星球,其实是锦绣包着的一堆脓血,披着画皮的一个魔鬼!”




对于严格的贵族家教下长大、自制力非常强的希尔德来说,这就是她最高级的愤慨表达形式。




奥贝斯坦的义眼闪过一道微微的红光,连忙转过头去。




“六成的星球比这还差吧,贵为伯爵千金怎么能够了解平民的生活状态,幼稚……无论新旧王朝,帝国的基本国策就是只要不涉及政府的根本统治,个别民众的案件,从来就是把事情压下,把当事人的嘴封住算数,几百年来,人人明白,人人无奈,有什么值得动容呢?”这番话奥贝斯坦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是默默的在心头这么想。








“……我们知道费拉尔侯爵就坐在对面的饭店里,等待着一年一度广场音乐会的开始。我们有什么办法,让他知道95%以上可怜的弗拉基米尔星球的居民虽然有吃有穿,却被高额的住房、医疗和教育压得终生劳碌?50%以上的居民有比唱歌和跳舞更重要的需求?让他看看因为长年种植业而佝偻的年轻人?看看因为种植有毒的鹿角玫瑰而致病的女孩?难道要让这些路也走不了的人,也穿上节日的盛装,才能吸引他的注意吗?……”




佑家忽然看到台下有一行人正强行穿过人群,四名帝国的卫士和两名便装的青年,一位是长长的金发,一位是短短的黑发。本来演讲没有开始,穿过广场是通往市政大楼最快捷的道路,没想到突然间四五万人个个驻足倾听,他们的行进就变得万众注目了。看来这两人身份极高,四名帝国士兵粗鲁的拨打着人群,殷勤的为他们开路。




豪华的广场饭店的阳台上出现了费拉尔侯爵,洪亮威严的声音响彻全场。“音乐节组委会请注意了,如果有人要申述什么事情,可以写成书面文件给我,我保证会在一周内做出答复。如果那么几个人还要在音乐节继续煽动民众闹事,将按照危害公安罪论处。帝国卫士们,请你们注意维持秩序!”




啪,一瓶矿泉水砸他脸上。




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光束能源枪的噼啪声很轻,而帝国卫兵倒下前的惨呼让人们血液凝固。可怕的寂静。又是两声枪响,众目睽睽之下,组成肉盾的两名士兵在金发青年身前缓缓倒地。




“开枪啦! 屠杀啦!”随着一声大叫,一场血与兽行的混乱开始了。枪声大作,五万名观众以主席台为中心哗然四散,愤怒地扑向失控的三千名广场卫兵。冲突就此展开,许多人夺下士兵的枪支。更多的人群在狭小的出口相互践踏。




佐卫门和二十名瓦西里队员跳上主席台上挡在佑家前面。




广场混乱之中,黑发青年一眼看见主席台武力充沛,毫不犹豫地往没人的空旷地带奔逃,金发青年和另一名帝国士兵护着他,一面向后射击,一面紧紧跟随。远远观望的佑家紧张得心跳到嗓子眼上,知道这是唯一可行的举措,他们如果跑过了空旷地带,也就跑过了生死关,能跑出躲在人群中的刺客的射程。到了半路,黑发男子突然跌倒,金发青年一弯腰,几乎是横拎起他,马不停蹄地冲上了主席台。殿后的帝国士兵出手稍缓,顿了一顿,被追踪而至的一枪击毙。




“暴民们,帝国驻留部队马上会包围这里,看你们怎样猖狂?天上的监视飞艇正看着你们!暴乱分子一个都别想逃跑!”费拉尔侯爵还在阳台上大声嗥叫。




远处的地平线上,冒出了部队军车组成的黑影,一辆接一辆,密密麻麻望不到边。广场中的市民发出恐惧的呼喊,面面相觑。




“我们去抓这个该死的胖子当人质,十个人跟我来。”佐卫门说完就不见了,随即响起摩托车队的咆哮声。




主席台上的佑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独自去迎接两个初肇事者。和许多人一样,他困惑于他们不凡的气度:“你们是芙罗拉在剧院的朋友吗?我好像看过你们的节目。你扮演皇帝陛下,而你扮演杨提督?”




铁板着脸的金发青年放下同伴,踏前一步,厉声呵斥:“蠢材!你还愣着干什么?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号召市民攻占市政大楼!”




这个声音如汹涌浪潮般传遍了整个广场,无数个声音此应彼和:




“到市政大楼去!——”




“到市政大楼去!——” 



评论

热度(34)

  1. 寒秋水月莱杨の菜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