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秋水月

由DNT12话的改编浅谈日本年轻一代的个人主义观念

饭团葵:

这个标题其实过于宽泛,我个人能力所及其实讲不了多深。而从12话入手谈主要也是因为前面剧情忘的差不多了,所以这篇所谓的[浅谈],只当是提供另一种思考角度,去讨论一下为何DNT的改编在国内(乃至11区本土)褒贬不一,甚至得不到很多老粉认可的原因吧。




从DNT开播到现在,可以看到很多人因为各种不同的理由对DNT的改编不满:肤浅点的就是抨击自己推的戏份被砍,XX的戏份过多;理客中一点的就是做老OVA和DNT对比,或者原文和DNT对比。事到如今,12话全部播完,就算去推特制作组下面实名点草,我也不觉得制作方会在之后的剧场版有所改变。所以这次想讨论的内容主要是“为什么DNT要这么改编”,“这样的改编反应着制作组这一部分人乃至更多日本人的什么想法”。虽然写完也许不能让人觉得DNT改编的好,但至少可以像我一样,平静一点去想“他这么改编倒也不意外”。






第八话的改编遭到诟病后,比起加戏或者删戏,魔改成了更能激起人愤怒的点。因此第十二话的两个非常明显的魔改就让观众觉得极为不舒服了。(帝国粉不要老觉得自己被减戏同盟加戏很愤怒,难道同盟粉会因为自家的魔改而感到开心吗?很显然不会。)




第十二话最明显的改编是空战队在首次亮相回来后整备室的冲突。


原作内容为:先寇布阻止了波布兰和整备员之间的纠纷,因为“谁都要给攻陷伊谢尔伦的英雄一点面子”这个理由,所以纠纷暂时缓解。


原文不难看出一点,为了能用寥寥几句话将波布兰的性格特点表达清楚,同时快速解决纠纷,作者使用了“让第三者介入做和事佬”的手法将这段剧情在短短100字左右讲完。而如果不用先寇布介入,很可能这一段不好收场。所以先寇布彼时在空战队整备室的出现尽管很突兀,但能看出作者让其出现的意义所在。


对于原文这一段,我个人一直认为先寇布的出现很微妙。尽管他军衔很高,但如果不能因“职责所在”、“指挥官授意”等更合理的理由,作为陆战队指挥官去管空战队的闲事,就显得很莫名其妙了。所以作者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也在小说后面的篇幅里侧面描述了空战队和陆战队不和的情况。


那么假设,先寇布在空战队出现是福至心灵,他就是要出场,作为空战队会如何反应呢。我个人认为空战队内部很难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整备员虽然是被攻击的人,也不一定会对先寇布的劝和表示感谢,说不定还会反口讥讽:“感谢阁下出手相助,不过这是我们空战队内部的问题,还请您不要插手”——或者连波布兰本人都可能会做如此反应。所以作者也着重强调了“大家是在给他面子”才能在短时间解决矛盾。


显然出于“让先寇布出场解围过于突兀”这样的理由,制作组对整备室这段戏进行了魔改。那么魔改后是什么样呢?


DNT内容为:出击时,波布兰准星不准、另外两名战死的击坠王一个操作跟不上,一个机体失控。——这三段充分说明了这次出击十三舰队空战队的不利是由客观原因造成的,客观原因就是整备失职。而整备失职后,波布兰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整备失职是有理由的!是因为整备员吃不饱饭才犯错。这时,身为“欺凌”一方的波布兰觉得自己“理亏”了,道歉,高尼夫做和事佬。于是这个纠纷就解决了,大家还是好朋友。


——这个改编遭到了不少人的抨击,我用朋友的一句话来做总结“你不过是战死几个战斗人员,我们可是吃不饱饭呐!”


通过这个总结不难看出,至少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于这种在:特殊时刻,还要强调个人感受而理直气壮忽略工作的调调很不满的。尤其是这种疏忽确实导致了两名优秀击坠王的战死,可以说是拉出去枪毙都不过分的情况,最后大家却以“你好好做,我们还是好朋友”言和。




那么制作组为何会作出如此反常理,或者说在特殊情况下非常让人无法接受的改编呢,这就要说说在宽松教育下日本年轻一代过于注重个人感受,发展个人特点,主张脱离集体主义的观念了。


这个观念,我在看日剧《宽松时代又如何》时有非常明显的感受。剧中主角的后辈因自己的疏忽,导致订单出问题,最后造成不好的结果。主角不仅要去给客户道歉,还要给后辈擦屁股,最后因为很生气责备了后辈几句。后辈居然第二天就不来上班了,说被主角职场欺凌,甚至要求劳务局介入,说自己因此患上了抑郁症,要带薪休假,而主角和部门领导还必须给他道歉才可以。


“我疏忽我出错是我不好,但你不能骂我,因为这会让我不开心。”


看这段剧情的时候我的感受是啼笑皆非的,而实际落实到宫九在写这段剧情时所要表达的其实正是日本年轻一代的观念:“我的个人感受要更多的凌驾于其他事情之上”的个人情感。


而《宽松时代》和DNT这两段剧情之后的结尾也多有相似:主角看到了后辈的成长,两人关系没有破裂;而波布兰和整备员握手言和。


因为过于的注意个人感受,所以失败是不能被教训的,同时被困扰的一方还要原谅闯祸一方的失误,给对方足够成长的空间。这样的剧本,其实在日本现在的创作中也不少见。


前段时间引起国内观众热议的《声之形》,有一篇讨论很严厉的抨击了该作品的主旨,认为该作充满“健全人的傲慢”,而写这篇抨击文的作者自己本身是一名耳疾患者。为了对作品有客观的感受,我前段时间也看了《声之形》。我自己本身没有残疾,我可能无法体会抨击者的愤怒,但是有一点让我很不舒服:“被霸凌者最后笑着和霸凌一方成为了好朋友”。这一点让我着实像吃了屎一样难受。小时候我也被同学欺负过,而直到如今,无论欺负我的那个人打算成为怎样优秀的大人而努力着,说实话都和我无关,我本人确实在被霸凌时遭受了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并且这辈子都不打算原谅对方。所以对于这种“笑着成为了好朋友”的结局真是理解不了。


《声之形》通过描写男主的成长,男主如何成为更优秀的人,男主经历如何坎坷而做了这一系列的故事,唯独没有去在乎过被霸凌一方(患有耳疾的女主)的个人感受。


这种表达方式就和《宽松时代》、DNT空战队改编很相似。这些情节,无一例外的是从单一角度出发去描写人物,可以说很符合现今日本年轻人“注重个人感受”的观念:我认为应该如何,我的感受是如何,你不应该如何等等。这种描写角度缺乏大局观,甚至缺乏对人物多面性的思考。这种描写所得到的结论更多也只是:人类应该互相理解,只要互相理解就能避免纠纷、对立甚至战争。这样的思考角度,放在平时也许可行,但放在战争中或者利益纠纷中就显得非常幼稚了。在现实中这种心态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用中国一句古话总结就是“何不食肉糜”。


太过敏感的栗子就不提了,这里提一个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某演员因个人原因未出戏预定参加的漫展,造成粉丝不满。而粉丝之后发现“缺席原因”是因为该演员和家人出去玩了。这里我们就能看到明显的演员和粉丝之间的观念差异。


粉丝的个人感受是:我花钱了,我费劲千辛万苦来看你;这是你的工作,你居然为了玩乐而翘掉工作,你这样完全不在乎粉丝的付出、粉丝的感受。


而演员本人的个人感受其实就很有“当地人”的特色:比起工作,我的个人时间更重要。和家人在一起比工作更重要。


演员的优先级划分是:家人工作工作工作;而对很多人来说应该是:工作工作工作家人。当然你也可以说,既然家庭重要就不要接漫展的工作;这点出于主办方自身考量,和本篇文章也无关,我就不展开讨论了。但总之,当了解事情原委后,我个人对该演员的做法表示“并不意外”。


前段时间有一个国外的游戏很火爆,很多国人也去玩了以后表示不理解:在极端生存条件下,国人注重的是忙生产搞建设让大家吃饱饭,而游戏里的人物居然还要休假。




这种观念上的差异,在DNT其他地方也随处可见。第十一话,莱因哈特使用了焦土战略来应对同盟军的来袭。这个战略在古代战争中非常常见,而称之为“战略”更是因为其具备更长远的全局观,使得其中一方在整个战局中出于有利地位。这一战略的使用本应更好的展现莱因哈特的军事才华,对他成为皇帝施展明政做铺垫,但显然DNT制作组并不这么认为。对他们来说,展现皇帝作为上位者的仁慈和人性更为重要,所以“夺回领土后立刻给人民发放粮食”的片段一直来回出现。这当然不失为一个有用的改编,但过于刻意生硬的使用手法,就令人感到尴尬了。


令人诟病的第八话也是如此,为了突出吉尔菲艾斯作为个人的仁慈和英勇,直接对卡斯特罗普战役进行了扁平化处理。和第十二话空战队“就算你因为工作失误导致战友战死我们还是好朋友”的魔改相似,片面的强调了某一种人物情感;而非多角度复杂化的还原角色。因为没办法让卡斯特罗普成为“朋友”和吉握手言和,索性魔改成无脑反派,让大家都讨厌他,这样故事就好写了。


杰西卡的演讲,按理说是一次不错的改编,表达了战争之下普通民众的情感和作为。但是因为演讲内容过于尴尬,感性过多,缺乏理性,而让观众无法感同身受,最后沦为尴尬的代名词。


藤崎龙的漫画改编也有类似情况:淡化了ZZ对现实情况的影响,杨同意攻打伊谢尔伦是为了保护周围的人。


这些“只能从单一角度阐释角色”的情况,使得作品本身更有一种“廉价的刺激感”,而非禁得住推敲的完整和立体化了。




说了这么多,回到我个人,其实是很反对观众以“我推戏份少,XX戏份多,DNT改名叫XXX传说”之类的理由去抨击DNT的。因为归根到底,这类人和DNT制作组的想法是相同的思路,只是因为得到相悖的结论而进行抨击。如果DNT给了他爱豆足够的戏份,相信就算魔改到妈都不认,也许他们也会开心的接受。


而还有一部分人,认为DNT改的好改的妙改的呱呱叫,就也是相同的思路相同的结论了。虽然我个人不赞同,但是本着人性多样化的原则,我们从“个人主义”角度去思考,也不难理解这群人的想法。


原作《银英传》存在着不少BUG和硬伤,但仍不失为一道名副其实的开水白菜。当改编成动画时,把它做成了字面意义上的开水白菜,就真的是令人感到失望而尴尬了。


我曾看到有这样一段话,其中最后一段是这么说的“而最新一代导演,自小在网络世界中成长,面对复杂的世界、情感也仿佛和玩游戏一般,以一种快速、刺激性的方式来营造情节起伏和角色,对人的关注已经很弱了。”(出自:羊廷牧)


希望制作组多吃点好点,提升一下品味,走出自己的小确幸,关注下世界格局,至少在剧场版不要再作出这种啼笑皆非的魔改了。











评论

热度(112)

  1. 寒秋水月饭团葵 转载了此文字